油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合纵科技二度IPO应收款增28存隐忧

发布时间:2020-02-11 06:35:07 阅读: 来源:油锯厂家

一周前,北京合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合纵科技)再度现身创业板IPO预备企业申报名单。这已是这家新三板公司二度冲关IPO。

10月15日,合纵科技与其主办券商申银万国同时公告称,公司已收到证监会的行政许可申请受理通知书,其IPO申请被正式受理。为此,申银万国决定自10月16日起至IPO审核结果确定之日止,暂停合纵科技股份报价转让。

去年11月25日,合纵科技的首发申请被创业板发审委予以否决。一位接近发审委的注册会计师告诉记者,公司首次IPO失利或与公司内控制度缺陷有关。

本报记者调查后发现,此次合纵科技IPO再冲关背后,部分细节已发生变化。如公司原两名首发保代之一的缪晏替换成了罗捷,而胡浩成则留任。与此同时,公司募资项目也有了变化,由原来的四项增加到了五项,新增户外柱上开关建设项目。

不过,从合纵科技此前在新三板披露的今年中期业绩报告可以看出,公司财务状况仍堪忧。在其上半年-2143.13万元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背后,是高达5290.39 万元的应收账款。

内控制度或存缺陷

前述会计专业人士称,合纵科技首度被否背后,与公司会计核算基础工作不规范以及内部控制制度存在缺陷有关。

“公司对申报财务报表进行了重大会计差错更正,使其与原始财务报表产生了重大差异。特别是,部分原始报表存在不符合收入确认原则以及关联交易统计不完整导致合并报表内部交易抵销不彻底的情况。”该人士称。

但在合纵科技新的招股书中,公司却自陈,现有内部会计控制制度基本能够适应公司管理要求,能够对编制真实、公允的财务报表提供合理的保证等。

同时,负责公司首发会计事务的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也对公司内控出具了鉴证意见,认为在所有重大方面保持了与财务报告相关的有效的内部控制。

“事实上,2010年1-6月,公司因跨期收入调整了主营业务收入29.09万元,调整了应收账款1670.78万元。此外,还因未实现内部销售利润抵消错误调整销售利润-135.30万元。”前述知情人士称。

显然,合纵科技上述做法与《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管理暂行办法》中第二十条和第二十一条的相关规定存在明显抵触。

同样,2010年10月19日,北京科锐()就合纵科技生产的“FDS系列故障指示器”部分产品涉及侵权而提起民事诉讼。这从另一方面也佐证了公司内控制度的确存在缺陷。

在经过一审、二审均败诉之后,去年6月15日,北京高院作出终审判决,认定合纵科技侵权,并判公司支付赔偿及案件受理费总计42.04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合纵科技的核心发起人股东名单中,包括董事长、总经理刘泽刚和韦强、张仁增以及何昀等一众高管,均从公司现在最大的竞争对手北京科锐跳槽而来。

其中,公司控股股东刘泽刚1991年9月至1997年2月在北京科锐从事销售工作、任销售部经理。刘泽刚1997年2月从北京科锐离职时有两年的竞业禁止义务。但1997年4月,刘泽刚等人即出资设立合纵科技前身(合纵有限);公司第二大股东韦强及张仁增、何昀等核心股东均存在类似经历,且后两人的竞业禁止时间更是长达五年。

不过,自1998年12月至今,张仁增即担任公司董事,历任项目经理、总裁办主任;何昀自1999年7月至2006年12月,在公司担任华北大区销售经理;自2007年1月至今,何昀升任公司董事、营销总部副总监。

财务状况仍堪忧

作为配电设备的成套设备供应商,公司的主要客户是各省市的供电公司、铁路线路项目公司等单位,后者在产业链中处强势地位。此前,公司就曾发生过应收账款的管理不到位、催收力度不够,出现负责客户的销售员变更,导致货款催收不及时或继任人员对账时不了解之前情况而产生合同纠纷,延误货款回收的情况。

截至今年中期,公司应收账款期末余额高达2.2亿元,环比增幅已达28.31%。坏账准备1713.32万元。对此公司称其所处行业具有较强的季节性,销售和回款往往主要集中在下半年,年度中期应收账款余额较大。

对此,东北证券分析师杨佳丽则认为,作为配电设备的成套设备供应商,一般整个流程持续的时间较长,对资金占用较大,周转率较慢。

“正因为如此,其收入确认方式、经营性现金流、应收账款回款质量都应重点关注。如没有持续稳定的现金流造血能力,则这类公司只会成为资本市场的吸血虫。届时,其营收增长和规模的做大将始终高度依赖外部融资。”杨佳丽称。

中山工作签证新政策

深圳代理记账电话

广州注册公司多少钱

代理记帐多少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