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投资人突击入股IPO企业创业板富了谁

发布时间:2020-02-10 19:27:28 阅读: 来源:油锯厂家

招股前进入,上市后抛出。伴随着创业板的日益临近,内地越来越多的风险投资和“奇才”、“能人”热衷于这种极低风险,甚至可以说是无风险的投资方式。统计数据显示,在截至9月21日已公布名单的29家创业板拟上市公司中,有11家公司存在个别股东“突击”入股的现象,比例高达37.93%。

今年3月31日,中国证监会正式发布《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管理暂行办法》。这意味着创业板的推出已经铁板钉钉。可就在“地球人”都知晓了创业板即将推出的消息之后,仍有不少神通广大的投资人“突击”成为拟上市公司的发起人。

其中最为典型的做法是,保荐人(主承销商)拉上自己的“亲亲眷眷”―――或是保荐人持股的公司,或是保荐人的亲密“客户”,或干脆是自己全资控股的直投公司。本报已经报道的就有青岛特锐德、北京鼎汉和武汉中元等。也有一些“空降”的投资者不明来历,从公开资料上难以判断其与发行人之间的关系。

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毫无背景的普通投资者是不可能在IPO的前夜“突击”成为拟上市公司的发起人股东的。右表汇总了11家创业板拟上市公司今年的“突击”入股情况,其中大多数是在3月31日证监会敲定要推创业板之后。

快评

风险投资无风险

风险投资之所以被称为风险投资,就是因为其投资行为具有极高的风险性;企业之所以需要风险投资,是因为它能给创业初期的公司带来资金上的帮助。

而在招股前“突击”入股,以远低于发行价的价格拿上一两年就抛出的行为几乎没有投资风险,不仅背离了风险投资的初衷,对企业来说也没有任何帮助。尽管证监会为证券公司的“直投”业务放了7%的口子,但决不是为了让保荐人在保荐创业板拟上市公司的时候多赚些“外快”,券商们应当加强律己,取信于广大投资者。

案例

西南证券:保荐不忘旧情

本报讯首席记者薄继东实习生蔡英玉宁智平、李保良、谷博、李孝良……他们为“捞钱”而来。今日即将创业板“上会”的北京华谊嘉信整合营销顾问股份有限公司,拥有太多的鲜为人知的幕后故事。作为一家私人控股的公司,北京华谊何以在创业板上市前夕甘愿让别人来分享其多年创业的“果实”呢?这一看似不合逻辑的故事又是如何成真的呢?

北京华谊的预披露资料显示,就在几个月前,该公司接连出现了两次“紧急”增资扩股。前一次发生于2009年4月26日,博信投资向北京华谊增资82万元,同时刘伟、李孝良分别受让原宋春静持有的北京华谊97.5万元和9.75万元的出资。后一次更是发生在2009年6月16日,宁智平、李保良、谷博三人分别向北京华谊增资900万元、600万元和500万元,折股213.9872万股、142.6582万股和118.8818万股,占增资后公司总股本的5.52%、3.68%和3.07%。

鉴于刘伟一直是北京华谊的实际控制人,博信投资又曾经是刘伟实际控制的公司,这里忽略两者的增资动机,重点来研究一下宁智平、李保良、谷博和李孝良四人,尤其是前三者的“来历”。6月16日时,中国证监会已经铁板钉钉地告诉大家,创业板即将于数月后正式推出。可就在这最后关头,“与发行人其他股东、董事、监事和高管人员、保荐代表人、保荐机构不存在关联关系”的宁智平、李保良、谷博三人,却能神乎其神地加盟创业者的队伍,等着尽情享受资本市场的回报。

宁智平、李保良、谷博,何方神圣?竟能在北京华谊IPO前夕,以远低于一级市场发行价的价格(4.21元)入股。这样的事情,对于普通的散户投资者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我做梦也在想,哪天我也能够像宁智平等人一样,在某上市公司的上市前夜突击入股,然后赚它个盆满钵满。”已在证券市场跌打滚爬了十余年的陈先生表达了自己的羡慕之情。

预披露资料介绍说,宁智平现年44岁,博士学历,2006年5月至今工作于深圳市国有资产管理研究会,任秘书长;李保良本科学历,2001年至今在艺术创作中心担任制片人,拍摄过多部影片、电视剧、广告等;谷博本科学历,2007年至今,工作于深圳市天策创业投资管理企业(有限合伙),任总裁助理。

从简历看,宁智平等三人虽不简单,但是好像还没有达到能够呼风唤雨的程度。记者进一步的调查,揭开了冰山一角。深圳中小板有一家上市公司叫沃尔核材(002130),宁智平是该公司的独立董事,西南证券则是该公司IPO的保荐人(主承销商)。而这一次,差不多也是同样的搭配―――西南证券担任北京华谊IPO的保荐人(主承销商),宁智平成为北京华谊的发起人。

案例

海通证券:好处给自己人

历经千辛万苦,隶属同一券商的职能全然不同的两拨完全“独立”的人马,不约而同地找到了同一家创业板拟上市公司……这样出神入化的故事,你相信吗?担任浙江银江电子股份有限公司IPO保荐人(主承销商)的海通证券,就向人们诉说了这样一则“传奇”。被保荐公司浙江银江的首发申请,明日将在创业板发审会“上会”。

公开资料显示,海通证券是创业板第五批拟上市公司浙江银江的保荐人;而海通证券的全资子公司海通开元,在2009年3月28日―――中国证监会正式发布《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管理暂行办法》的前三天,受让了浙江银江合计150万股股份,占增资后公司总股本的2.50%,成为并列第七大股东。

出让方是两名自然人股东张岩和杨增荣,两人以每股5元的价格向海通开元各自转让了75万股。减持股份后,张岩和杨增荣依然是浙江银江的第五和第六大股东,持股229.30万股和207.00万股,占比为..8217%和3.45%。

根据浙江银江的预披露资料,两者减持股份的理由是“出于自身财务安排”考虑。

面对一边做着上市保荐人,一边“安插”自己公司入股的行为,海通证券显得满不在乎,强调不违反证监会的规定。“第一,海通开元的持股比例没有达到证监会规定的7%的‘红线’;第二,海通开元的持股并非新增部分,受让的是老股东的股份,而且是溢价的。”昨日,海通证券董秘金晓斌这样答复记者。

海通证券本次浙江银江IPO项目的第一保荐代表人肖磊更是对记者说,海通证券的投行部门与从事直投业务的海通开元是独立的“两条线”,不存在谁介绍了谁的问题,两名自然人股东是出于上市风险的考虑出让股份的。

说起投资风险,专业从事证券业务的海通证券,自然比张岩和杨增荣两人更懂得“原始股”的价值。目前,甚至有市场人士喊出了创业板上市公司30元发行的口号。果真如此的话,海通开元5元的入股价简直堪称“地板价”。试想,要不是有特殊的渠道,谁能有机会赶上这等好事?

代理记账公司注册

代理记账公司注册

广州注册公司要求

中山代理记账电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