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主播讨薪近千万元全民直播要凉凉

发布时间:2021-01-02 23:26:56 阅读: 来源:油锯厂家

近日上海街头出现一辆小面包车,车身打着寻找全民直播平台的法人的字句。

南都记者近日接到网友爆料,称上海街头日前出现一辆小面包车,车身两侧的电子屏显示:“上海脉淼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脉淼’)法人王傲延‘欠债不还,现已失联’。”脉淼系游戏直播平台是全民直播的运营主体公司,但南都记者发现,全民直播平台目前似乎遇到运营问题,连日来其官网一直显示:“系统升级维护”,无法打开;其移动端APP首页“精彩推荐”的直播间随机点击进入都显示“房间信息有误”,无法打开直播。

南都记者多方打探发现,目前全民直播的头部主播小智、帝师以及年初刚成立的电竞俱乐部Q M战队,已在11月出走,加盟企鹅电竞。南都记者通过微博联系到的多位自称被欠薪的全民直播的主播表示,“目前被欠薪已一年多。”其中,名为“周竞健jerry”的主播向南都记者表示,其所在的“欠薪讨债群”里,“有101名主播,不完全统计,涉及金额接近千万。”

对此,南都记者联系到微博认证为“全民直播总裁”的“延哥那点事”,也就是全民直播总裁王傲延,其在微博私信回复南都记者,否认跑路、失联,“平台正常运营,合作方也在正常沟通。”“最近几个人到处煽动别人,我不知道真实目的是什么。”王傲延称,“对于主播和经纪公司到处散播谣言的事公司也在走法律程序了。”

A

有主播称被拖欠了一年的工资

“2017年9月跟平台签了一年的合同,今年1月才发了去年9月份的工资,3月发了去年10月份的工资,6月底发了去年11月份的工资,去年12月到今年9月的工资至今未发。”全民直播的主播“周竞健jerry”告诉南都记者,像他一样被全民直播欠薪的主播不在少数,他们组成了一个“讨薪群”。群里除了个人主播,还包括经纪公司。据不完全统计,被拖欠的薪酬总额“超过了900万元”。

据了解,像周竞健jerry这一类的主播每月底薪1 .5万元,税后1 .3万元,与全民直播平台五五分成,而据经纪公司给南都记者提供的一份收入表格显示,旗下主播每月的礼物收入最高可达到1.6万元。

“讨薪群”里同样被拖欠薪资的还有经纪公司湖州市繁星文化传媒,该公司总经理王正东向南都记者表示,他们公司目前被欠薪50多万元。“10月底,我在网上看到一段全民直播上海注册地点搬空的视频,并与全民直播平台联系,”据王正东透露,全民直播平台当时回复他:“要改版了,要做娱乐秀场了,不需要那么大的地方,所以腾空了。”

“他们一直说要融资上市,改变运营模式,请我们(经纪公司)耐心等待。”王正东如是告诉南都记者。

南都记者调查获悉,去年底开始,全民直播主播被欠薪的传闻就在微博流传。去年11月,一位微博名为“lol”的主播就透露,其被全民直播拖欠了一年的工资,“本该2016年5月发放的工资一直拖到2017年底。拖欠工资后,我和平台协商,签订了新合同,工资从200万元变成130万元,但平台也仍未发放工资。”今年8月,网红主播王稳健同样在微博发文称,“全民还是秀啊,欠我大半年薪水不续约就封房间不给钱,难怪主播都走光了……”,随后,有消息称,他加盟了企鹅电竞。

不过,对于各种欠薪传闻,全民直播总裁王傲延在微博回复南都记者时强调,没有欠薪、没有跑路。“如果有合同并且按照合同里的要求完成直播要求的经纪公司,完全可以通过正规途径去解决,最近几个人到处煽动别人,我不知道真实目的是什么。”王傲延称,自己平时也不会跟主播和经纪公司直接对接,都是部门负责的人来对接,自己没有跑路失联,合作方都是正常在沟通。对于主播和经纪公司到处散播谣言的事公司也在“走法律程序了”。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全民直播官网和A PP如今已缺乏有效运营。南都记者打开全民直播发现,从11月18日晚至今,其官网一直显示“系统正在维护”,无法打开。其移动端A PP首页“精彩推荐”的所有直播间点击进入都显示“房间信息有误”,无法打开直播。如果点击一些推荐主播的往期直播视频,则显示“视频获取失败”无法观看。此外,该APP平台中的游戏发现页、直播招募帖等链接,点击进入都显示“系统升级维护”,没有内容。

B

游戏直播不好做,头部主播集体出走

南都记者调查获悉,全民直播平台曾是最早的一批游戏直播平台,在前年游戏直播最风光的时候,全民直播旗下曾拥有小智、小漠、阿怡、帝师等高人气主播,以及今年连夺五冠的LOL选手UZI(简自豪)。这其中,小智2016年还曾因为“年薪4000万元”的传言引发央视等媒体对“天价主播”的报道。

此一时彼一时,近日有网友爆料,当初被称为“全民三剑客”的小智、帝师、小漠这三位顶梁柱主播中,前两者已于11月初加盟企鹅电竞。同时,一起转会的还有全民直播今年初刚成立的电竞俱乐部QM战队。

“头部主播会带走大量的粉丝用户,再加上融资不利,全民现在的处境并不好。”一位直播圈业内人士告诉南都记者。根据易观咨询的数据来看,2017年全民直播DAU (日活跃用户量)在斗鱼、虎牙、熊猫、战旗之后,排名第五,已经逐步被斗鱼、虎牙两强拉开差距。南都记者从天眼查搜索发现,全民直播只在2016年9月获得了总计5亿元的A轮融资。

今年,游戏直播平台不容易做。一方面,内容监管逐步升级,斗鱼的陈一发儿、虎牙的莉哥都因为不当言论先后被禁播,行业进入秩序化、合规化运营;另一方面版号停发、游戏增量乏力,导致内容匮乏。“游戏直播平台依赖于游戏增量,今年版号停发导致内容匮乏,许多游戏直播都只能靠一款吃鸡游戏维持着增长,”一位业内人士如是表示。

今年全民直播也不只是一个直播平台。南都记者从天眼查中看到,全民直播的运营主体脉淼在今年5月全资注册成立了新公司凯战网络。一位业内人士向南都记者透露其听到的说法,“脉淼希望转型经纪公司,新成立的凯战网络跟全民直播无关,而是一个主播经纪公司的形式。”

从工商信息看,凯战网络确实比脉淼在经营内容上少了个“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不能做直播业务。在5天前(11月15日)凯战网络发生股权变更,脉淼完全退出,凯战的法人代表袁建龙成为新的100%控股人。

C

主播与平台不是劳动关系,无法进行劳动仲裁

实际上,像全民直播这种涉及主播的劳资纠纷在直播圈并不鲜见。

南都记者在天眼查搜索发现,仅全民直播一家就在今年9月- 10月有6起与主播间有“合同纠纷”或“确定劳动关系纠纷”的法律诉讼案件,有被告、也有原告。

杭州处女膜修复手术

怀孕多久可以做人流

结扎6年还能复通怀孕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