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碳交易北上广本周上路碳市场已超过1000亿欧元-【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9:40:46 阅读: 来源:油锯厂家

碳交易北上广本周上路 碳市场已超过1000亿欧元

中国在碳交易上并没有“大跃进”。解振华去年的表态是,“十二五”期间,碳交易主要是做好试点工作,探索和积累经验,到“十三五”期间,“将进一步扩大试点范围,逐步建立全国性的碳市场”。

中国在碳交易上并没有“大跃进”。解振华去年的表态是,“十二五”期间,碳交易主要是做好试点工作,探索和积累经验,到“十三五”期间,“将进一步扩大试点范围,逐步建立全国性的碳市场”。

中国碳排放试点启动逐步进入密集期。27日下午,据报道,11月28日,北京碳排放权市场就将正式开市。报道称,“目前,490家企业单位中,开立碳排放交易配额账户的已过半。”

11月26日,上海市碳排放交易在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开市,当天,中国石化上海高桥分公司和上海石化共购买了申能集团6000吨碳配额,完成了基于配额的首笔碳排放权交易。同一天,广东省公布了《广东省碳排放权配额首次分配及工作方案(试行)》。

在专家看来,建立碳交易市场大势所趋——正如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11月26日所表述的:建立碳排放交易市场是中国积极应对气候变化,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和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重要举措,也是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加快建立生态文明制度的具体实践。

碳市场已超过1000亿欧元

数据显示,全球碳排放年交易量超过1000亿欧元,欧美市场占主导地位。

所谓碳交易,简言之,就是将二氧化碳的排放当作商品一样进行交易。这其中,政府对碳排放实施配额管理,向参与碳交易的企业分配年度碳排放配额,同时,排放单位可通过市场购入或售出实际排放不足或多余的配额。1997年12月,《京都议定书》确定,将市场机制作为解决二氧化碳为代表的温室气体减排问题的新路径,“即把二氧化碳排放权作为一种商品,从而形成了二氧化碳排放权的交易”。目前,在《京都议定书》的框架下,全球主要有三个碳排放机制——欧洲碳排放交易体系、清洁发展机制和联合履行机制。因为这两年闹得沸沸扬扬的欧盟航空碳税,现在大众更为熟知的是欧洲碳排放交易体系。

对于碳交易,中国近年一直在准备,并在2011年11月形成国家文件——《关于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工作的通知》,确定了“试点”这个大方向及相关的先行碳交易城市。北京、上海、天津、重庆、湖北、广东和深圳一起,成为碳排放交易的试点城市之一。其中,深圳的试点已在今年6月18日启动了碳交易。

沪首日成交1.2万吨二氧化碳

11月26日,继深圳之后,上海碳排放交易在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开市。对此,解振华颇为兴奋,上海碳排放交易正式启动,“再次以实际行动向国际社会表明,中国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的决心不会变”。

针对碳交易,上海市将建立碳排放配额总量控制和管理制度,对企业碳排放配额的分配、清缴、交易及碳排放监测、报告、核查等活动进行规范管理。其中,上海市191家来自钢铁等工业行业及宾馆等非工业行业的企业,率先纳入了碳排放配额管理范围。

另外,与欧盟等国家和地区的当年试点碳交易时的情况相似,企业2013年-2015年碳排放配额全部实行“免费发放”。

据新华社报道,在配额的分配方面,采用了国际上较为普遍的“历史排放法”和“基准线法”,并结合上海实际对其进行了深化和完善。上海对工业(电力除外)以及商场、宾馆等建筑采取历史排放法,即基于企业历史排放水平,结合先期减排贡献确定其碳排放配额;对电力、港口、机场、航空等采用基准线法,即基于其排放效率和实际业务量确定企业年度碳排放配额。

在首日交易启动后,上海市碳排放2013年配额、2014年配额、2015年配额都出现了成交,首笔成交价格依次为27元/吨、26元/吨、25元/吨。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网站信息显示,碳交易首日共成交1.2万吨二氧化碳,2013年配额、2014年配额和2015年配额分别成交6000吨、5000吨和1000吨。

北京广东也按部就班开市

此前在波兰华沙落幕的气候大会上,解振华对媒体说,今年年内,7个交易试点中有5个可能开始进行交易。其中,“北京作为首都启动碳交易市场,将为建设全国统一碳交易市场探索经验。”

7大试点城市中剩下的几座城市也在积极准备碳交易的试点工作。11月26日,广东省公布了《广东省碳排放权配额首次分配及工作方案(试行)》。北京是11月28日正式启动碳排放交易。

重庆联交所相关负责人熊靛栏去年曾对媒体表示,“重庆碳交易所的筹备由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具体负责。目前,联交所已将所有申报资料上交,2013年有望正式成立。”

新华社称,在国内7个地区开展碳交易试点,目的是在交易机制、交易规则和核算体系等方面进行技术和机制的创新探索,为最终在全国建立统一的碳市场。但正如解振华所言,“碳排放交易正式启动只是一个新的起点,今后还有更大的考验。”

媒体今年7月报道称,深圳最大的难题是“它们找不到可以借鉴的国际经验”。报道称,欧洲在最初进行碳交易体系设计时,已拥有长期完整的企业碳排放统计数据,可按过往的排放情况进行简单的指令式分配,“但缺乏这些数据记录的深圳,只能另辟蹊径”。

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中心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称,中国碳市场需要解决三个问题,“首先,要明确碳产品的商品属性问题,把碳商品属性法律化,以保障市场的稳定性。其次,必须增加碳市场的流动性。最后,慎重考虑建立全国碳市场”。

李俊峰公开称,“在前两个问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建立全国市场是更危险的。”

林伯强此前则对记者建议,“在试点阶段,相关部门短期内出台的试点方案应该不会增加企业的负担。”

难避经济周期波动规律

欧盟目前碳交易市场的现状同样值得警惕。英国碳专家协会会员、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陈波公开撰文称,欧盟碳交易价格过低,主要原因就是供给偏离了经济周期的波动规律,导致供给严重过剩。

“当经济周期下行时,生产规模的收缩本身即可带来排放下降,企业的减排压力大大缓解,对排放配额的需求也会显著减少。如果企业预期未来经济周期将继续下行,则会倾向于出售配额以增加现金流,因此配额的供给会增加,同时企业自身的需求也在进一步下降。”陈波在文章中称,这两方面的效应相互叠加会加速市场价格的下跌,“如价格过低,则可能无法有效激励企业进行减排投资”。

对此,厦门大学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担心,“中国的碳交易可能难以避免欧盟的困境。”

好消息是,中国在碳交易上并没有“大跃进”。

解振华去年的表态是,“十二五”期间,碳交易主要是做好试点工作,探索和积累经验,到“十三五”期间,“将进一步扩大试点范围,逐步建立全国性的碳市场”。

赵霁翻包街拍植入赵霁肖像代言商业授权赵霁淘宝

螺母

短租服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