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碳交易忽然升温深圳碳市场首破亿元大关-【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7:03:51 阅读: 来源:油锯厂家

碳交易忽然升温 深圳碳市场首破亿元大关

6月27日,深圳碳市场累计成交额达到1.04亿元,成为全国首个总成交额突破亿元大关的碳市场。碳交易升温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眼下北京、上海、深圳、天津和广东等多个碳排放交易试点省市已相继进入首个履约期。为保障企业履约,多地政府推出配套处罚措施。

6月25日,北京环境交易所刚刚创下中国碳市场单日成交量和成交额的最高纪录,单日成交量达到55.9万吨,成交额1626万元。两天后的6月27日,深圳碳市场累计成交额也达到1.04亿元,成为全国首个总成交额突破亿元大关的碳市场。

碳交易升温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眼下北京、上海、深圳、天津和广东等多个碳排放交易试点省市已相继进入首个履约期。为保障企业履约,多地政府推出配套处罚措施。

北京化工大学低碳经济与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刘学之告诉记者,总体看来,企业的履约积极性并不高,大多只是为了完成任务,当初制度设计时希望借此刺激企业主动减排的效果尚未实现。中国碳排放交易网分析师冯磊则表示,今年的首要任务是建立起企业的碳交易意识和习惯,未来,配额还会逐步收紧,以刺激企业真正实现减排。

成交量暴涨

虽然对于6月将会出现的交易高峰早有思想准备,但当其真正到来之时,北京环境交易所总裁助理周丞还是倍感吃惊。

从5月中下旬开始,交易开始逐渐活跃起来,陆续有企业打来电话,咨询如何开户,如何进行交易等。周丞的同事开始忙于接听电话,受理企业提交的材料。

最高峰时,北京环境交易所的咨询电话根本打不进去。有时候正在接听座机,手机又响了。所有人手机都要24小时开机,经常到了22点还有企业咨询,21点以后下班更是家常便饭。

数字显示,北京环境交易所6月份前两周一共成交42万吨,而此前5个月的这一数字仅仅为19.5万吨,6月前半个月的成交量就达到之前5个月的2.2倍。

不光是北京,根据水晶碳投发布的《中国七大碳交易市场周总结(6月23日-27日)》,深圳、上海、北京、天津4市场成交量普遍暴涨,其中深圳、北京、天津分别刷新了各自的周成交量纪录,还创下日成交量纪录。价格方面,北京市场出现价格历史新高,天津、广东市场的成交均价也都有所上涨。

碳交易活跃也给相关企业带来利好。分析人士指出,从事碳排查、碳计量的碳资产管理公司、会计师事务所以及为企业提供合同能源管理的节能服务公司、拥有相关技术和相关商业模式储备的环保企业成为直接受益者。

冯磊告诉记者,参与碳交易积极性最高的是绿色能源类企业,例如光伏、风电、水电等,他们可以将生产的能源折算成减排量,进而换算成碳指标,然后将这些指标拿到银行去抵押,从而换取资金进行扩大再生产。目前除北京、上海外,其他碳交易所都允许个人和机构投资者进入,免费开户。

履约期临近

碳交易指二氧化碳排放权交易,是在政府部门限定企业二氧化碳排放分配额基础上,多排放二氧化碳的企业从少排放的企业那里购买配额的一种交易。

此次碳交易量之所以突飞猛进,最大的原因还是履约期的临近。周丞告诉记者,3月以后,他们走访过很多企业,建议他们早点着手购买碳配额,以免到了最后关口大家集中购买,致使价格出现上涨。但很多企业还是持观望态度,觉得政府不一定会严格推行。结果,进入6月,北京发改委连发两文,督促企业履约,这些企业才开始着急起来。

6月11日,北京市发布《关于再次督促重点排放单位加快开展二氧化碳排放履约工作的通知》。6月19日,北京发改委又发布《关于责令重点排放单位限期开展二氧化碳排放履约工作的通知》,要求重点排放单位于6月15日前完成2013年碳排放配额清算(履约)工作,并公布了目前尚未履约的企业名单,未按时间进行履约的企业将会处以市场均价3至5倍罚款。

为了保证履约,今年3月,北京市发改委节能监察大队专门成立了5个监察小组,进行碳排放监察。7月2日,节能监察小组已对百盛商业发展有限公司等5家没在市碳排放交易所开通碳排放交易账户的单位送达了《节能监察通知书》。

同样严格执法的还有深圳。在6月6日的拍卖后,深圳市发改委明确表示不会再进行二次拍卖,并表示将对不履约的企业严格惩罚,措施包括纳入信用体系、停止财政资助、通报国资监管机构、扣除不足配额并罚款市价3倍等。

企业抵触

如果不是履约期临近,政府高压督促,企业参与碳交易的积极性并不高。

6月19日,北京市政府发文称257家单位没在规则要求的6月15日前完成清缴,而北京试点纳入的单位共有490家,履约率未达一半。

百盛相关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称,他们对交易流程不太清楚,以为注册就算完成履约了。参与过碳交易培训的GIZ德国国际合作机构技术顾问袁驰也向本报记者表示,很多接受过培训的企业其实也不了解碳政策,不知道如何进行碳盘查和写碳报告,以及如何进行市场交易。

冯磊告诉记者,碳交易在国内毕竟是一件新鲜事物,由于其增加了企业的成本,企业对此进行抵触也属于正常现象。在某些国企比例较高的地方,碳交易所的行政级别甚至还低于一些大型国企,所以自然会遭到这些企业的反对。为了保障企业履约,天津、广东已分别将履约日期推迟到了7月10日和7月15日。6月12日,广东省发改委表示,6月16日前企业有机会复核排放量、调整配额或转为报告企业。

刘学之告诉记者,当初碳交易制度设计时,是为了改变政府主导的减排模式,利用市场机制引导企业主动进行减排,降低其碳排放量,腾出更多配额来拿到市场上交易获利,最终实现全社会的总体减排目标。但从目前情况看,大多数企业还只是为了完成政府核定的减排任务量,真正希望通过交易获利的还寥寥无几。

不过,冯磊认为,今年毕竟是碳交易推行的第一年,首要任务是建立起企业的碳交易意识。等到交易习惯建立以后,政府才会逐步收紧配额,提高排放成本,最终实现减排的目的。

北京地泰科盛科技有限公司

科隆100对VDF音频配线架

电动舞台幕布批发

餐厨油烟监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