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只有一个任志强

发布时间:2021-01-25 14:50:23 阅读: 来源:油锯厂家

只有一个任志强

任志强老了。

10月22日中午,任志强在位于北京(楼盘) 西城区华远企业大厦的华远集团公司食堂吃过午饭,咂吧着嘴到公司图书馆转了一圈,然后跟记者说,“不跟你们聊了,我得去睡午觉。”接着又补充了一句,“原来我不用睡午觉,现在每天都得睡会儿。”

当天上午,任志强在公司召开了关于他退休的新闻发布会,正式宣布卸下华远集团的所有经营性职务。这一年,任志强63岁。

三年前,任志强接到组织部门通知,卸任西城区国企华远集团的官方职务。之所以未能正式退休,是因为他要处理一个重要事务,将华远集团从湖北省国资委的管辖之下,转移到北京市国资委的管理中。这是华远地产当年借壳上市的遗留问题。

但在这个时点上,并没有太多人关心华远集团的上级单位是谁,也没有太多人在乎任志强是怎样安排接班人的。更多人关心的是,今后任志强还会不会出现在公众视野里——过去十几年,任志强给公众带来大量的话题,尤其在房地产界,任志强不可或缺。

从这个意义上说,任志强已经超脱了房地产商的身份,而更像一个公众人物。如果结合近些年中国经济社会发生剧变、房地产业快速发展的背景,他甚至已演变成一个时代符号。

任志强并不讳言这点,他甚至在自传的封面上写了这么一句话,“哪怕一个再渺小的个人,也可以为一段历史,甚至一段很重要的历史背书”。虽刻意低调,但所有人都承认,在这个时代中,任志强才真正称得上独一无二。

不会“撒娇”

多年前,当任志强第一次在公共场合理直气壮地评价房地产市场,并大胆断言“房价要上涨”时,大部分听众都会对他的表达方式和表达内容极不适应,并质疑:这个人是谁?他凭什么这么说?

任志强当然有资格。1984年,北京市西城区国企华远地产招兵买马,从部队复员三年、并有一定创业经验的任志强应聘加入。随后几年,任志强工作成绩出色,并于1993年起担任华远集团总裁、华远集团公司总经理。

1994年,华远在确立房地产为主业的业务构架后,与香港中资公司华润集团合资组建华远房地产公司,并于两年后在香港主板成功上市,成为国内首家登陆资本市场的房地产企业。在此之前,任志强带领华远完成了股份制改造,并成为国内第一家中外股份制企业。

由于起步早,土地储备丰富,从那时候起,华远已成为国内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

大到什么程度?1996年华远上市之初,一家南方的房地产开发商找到任志强,希望华远通过上市后获得的资金对其进行收购,从而达到换掉原有大股东的目的。这个人是王石 ,这家公司叫万科。

但由于万科大股东深特发拒绝出让股权,导致这次收购未能成行。然而,华远的大股东华润(北京)置地却在2000年完成了这次收购,并引发了此后的一系列变化。

由于华润旗下的两家房地产公司存在同业竞争关系,限制了华远的发展,任志强十分不满。经过长期沟通未果后,2001年,任志强将华远旗下的项目全部卖给华润,仅仅手握华远的品牌,进行二次创业。2003年,华远借壳京西旅游上市失败。2008年,华远借壳SST幸福实业成功上市。

这一事件在很大程度上说明,任志强倔强而强硬的性格在那时已经显露无遗。有知情人士这样评价,当时的形势类似于华远和万科两个孩子争宠,但任志强既不卖萌也不装嫩,反而给家长讲起了原则,结果华远自然失宠。

华远与万科的梁子也就此结下。任志强非常反感有人拿华远与万科对比。虽然万科贵为国内头号房地产商,但任志强多次提到,“放在过去十年来看,华远比万科的净资产回报高多了。”

事实确实如此,从净资产回报率来看,华远长期稳居上市房企前十。而万科规模虽大,净资产回报率却并不高。

不仅如此,任志强对二次创业之事还颇为自豪,“我觉得我还挺棒的”。他说,在中国房地产发展史上,能够成功东山再起的人只有两个:任志强和孙宏斌 。孙宏斌建立融创时,接手了顺驰的一些优质资产,而华远几乎是“从零开始”。

但不可否认的是,由于错过一些重要机会,华远的规模一直未能做大。一是二次创业,使他失去了以前的积累,起点比同时期的房地产企业更低。二是华远第一次借壳上市失败,使其错过了中国资本市场的“黄金时代”。

对此,有人归结为任志强的决策失误。至少在后一件事情上,任志强是有反思的。“我们当时没有对京西旅游做好调查,没想到他们董事长出了问题(2006年12月,京西旅游董事长刘利华因经济问题入狱)导致我们错过了中国资本市场最好的时期,失去了一个很好的融资做大机会。”

而站在任志强的角度,此后的事情便不再是他能够左右的了。一方面,中国房地产业虽然欣欣向荣,但房地产企业再无更好的融资机会;另一方面,政府部门的限制使得华远地产一度无法在京外拿地,难以实现规模扩张。

“大炮”凶猛

不管是不是政策原因导致华远未能做大,任志强与政府部门多有摩擦,却是不争的事实。

多年来,任志强先后站在集体所有制改革、股份制改革、股权激励制度改革、薪酬制度改革等的最前沿。他在实践中,屡屡受到行政力量的掣肘。与此同时,“有形之手”对房地产市场的不断干预,也让笃信市场力量的任志强颇为不满。

1998年8月,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签发国务院“23号文”,拉开中国房地产市场化改革的序幕。10月,在中国房地产业协会的一次年会上,任志强在发言中对上述文件提出批评,称“当把住房推向市场化时,应同步建立城镇住房社会保障体系。”

他还认为,如果当初建立了这种保障体系,就不会出现如今“大跃进”般建设3600万套保障房的局面,也不会有房价的不断高涨和限购政策的出台。

但在当时,他的发言激怒了在场的很多官员,甚至被时任建设部部长的俞正声批评“缺少政治敏感性”。

事实上,此后任志强不断唱多房价,正是建立在这种判断的基础之上。他认为,在住房保障体系尚未建立的情况下,购房者涌入商品房市场,使得市场供不应求,房价便有了上涨的动力。

过去多年来,任志强几乎与所有涉及房地产的部委发生过意见冲突,包括证监会 、银监会 、住建部 、国土部 、财政部等。1999年,他甚至因工程款的问题将国土资源部告上法庭,后在法庭和北京市政府的调节下和解。

作为国企领导的任志强,视政府部门为最大的苦主,听起来颇为诡异,但事实的确如此。因为任志强更加信奉契约精神,“我跟潘石屹做了差不多有80个亿的生意,没有因为合同的事争吵过一次,两个人的契约精神到了这一步的时候就能成为朋友,什么都可以信任。”他与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在烟盒上草拟合同的事,多次被他拿来炫耀。

任志强曾想过,退休后成立一家研究机构,继续紧跟市场动向。得知此消息后,西城区政府便有意牵头成立一家研究所,邀请任志强加入。但老任赶忙拒绝,因为“实在不想再给政府打工了”。

潘石屹曾透露过这样一件事情。在住建部组织的一次研讨会上,由于和对方的观点相左,任志强提出严厉批评,甚至把对方小姑娘“骂哭了”。这一幕使得在场人士颇为尴尬。会后,潘石屹曾劝说任志强不要太严厉,但他的表达方式多年未改。

有意思的是,促使任志强真正成名的,并不是他在华远集团建立的成就,也不是他在中国房地产发展史上的独特地位,而恰恰是他这种犀利的表达方式。有人总结说,唱多房价、批评政府、挖苦媒体,是任志强演讲的长期主题。在多次犀利的批评后,“任大炮”之名迅速传开。

出色而个性化的演讲才能,使很多人忽略了任志强的逻辑和论据。多年前,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联合华远地产等多家房地产企业,成立REICO(中国房地产市场研究报告)工作室,对房地产市场做最前沿的研究。任志强在演讲中引用的大量数据,均出自这一工作室。REICO工作室还会定期向住建部提供报告,供决策层参考。

正是由于对市场一线颇为了解,使得任志强对于很多“异端”的观点不能容忍。因此,在他的演讲中,常常与同场嘉宾针锋相对,他甚至经常用“无知”、“傻瓜”等字眼来批判对手。虽然会得罪人,却也让观众听得痛快。

不断跟人抬杠,使外界对任志强形成了一个固有印象,即一个眉头紧锁、表情严肃的“老愤青”。很多人不明白任志强的“愤怒”从何而来,潘石屹的一句评价或许能解释:“他是一个诚实的人,打死他,他也不会说一句假话”。

华丽转身

“大炮轰鸣”一度给任志强带来不少非议,除了网络上大量的攻击和谩骂之外,任志强还曾被评为“中国人最想揍的人”第三名,也曾接受过被扔鞋的“礼遇”。好在他心态好,不以为意。

大概从2008年开始,任志强的形象逐渐扭转。大众渐渐觉得,他对房价的屡次预测无一失手,他的逻辑和表达方式也逐渐被人所接受。2009年微博诞生后,任志强逐渐成为微博名人,他的微博粉丝数和活跃度至今名列前茅。

也是从这一年开始,任志强先后出版《任我评说》、《任你评说》、《任他评说》三本书,颇为畅销。2013年,他还出版了回忆录《野心优雅》——一部历时三年、近60万字的自传。

任志强对自己形象的转变颇为得意,并多次提到自己已经从“最想揍的人”变成“姑娘最想嫁的人”。他在《野心优雅》中将自己称为“逆袭者”,并用“从人民公敌到大众情人”来形容这一过程。

在“娱乐圈人士”潘石屹的引领下,任志强开始跨界。他西装革履地出席各种时尚盛会、与娱乐明星侃侃而谈、拍摄杂志封面、客串节目主持、参加“冰桶挑战”……俨然从“万恶的”开发商变成了受人追捧的公众人物。

任志强对这些主业以外的事情颇为上心。2010年8月,任志强在微博上痛批武汉(楼盘) 的交通拥堵环境恶劣,不配谈房价。其背景在于,参加当地一个论坛的任志强,因交通拥堵两次错过当晚回京的飞机,导致他不得不住在机场附近,并在次日一大早赶回。

潘石屹随后揭秘了任志强愤怒的真正原因:他要在第二天晚上与张曼玉共进晚餐,武汉恶劣的交通状况让他险些爽约。

如今,任志强还是阿拉善SEE生态协会会长。这是一个以治理沙尘暴为目的的民间环保组织,任志强受好友首创集团董事长刘晓光的推荐加入。他每年要花3个月的时间在这项工作上,不仅不赚钱,还要付出很多的时间和精力。

今年国庆长假期间,任志强和SEE的会员们登上贺兰山,他高兴地在宁夏与内蒙古两省的界碑处拍照,结果不慎冻感冒了,让家里人一阵担心。

虽然对这项工作乐此不疲,但在加入之初,任志强还是不改“大炮”本色。由于对选举制度和某些章程不满,任志强不断提意见,声称“要对会长等重要职务有罢免的权力”,并最终促成了一些条款的修改。

2008年,任志强在当年度的理事大会上再次炮轰制度,时任阿拉善SEE生态协会会长的王石说,“前任会长刘晓光就对任志强很头疼,他不停地提各种意见……不过,我的态度是欢迎监督。”与会的人感叹,无论在任何圈子里,能让王石低头的人并不多。

如今任志强还是中国金融博物馆书院的主席,这也是一个“只花钱不挣钱”的活儿。另外他还担任多家高校和机构的客座教授、顾问等,名头多得连他自己都记不清。

相比之下,他所拥有的中国房地产协会副会长、中国房地产研究会副会长、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执行会长等“正经”头衔,更像是一种“副业”。任志强毫不讳言,自己退休后将利用这些身份去出席各种活动,并将获得的酬金用于公益事业。

唯一遗憾

任志强与众不同的价值观和行为方式,与他的生活环境密不可分。

任志强出生于1951年的一个“红二代”、“官二代”家庭,父母都是因为抗日而参加革命,并笃信马列主义。建国后,父亲任泉生曾担任过商业部副部长,母亲曾担任部委干部。

为回应“借助家庭背景取得成功”的质疑,任志强在他的自传中详细描述了自己的创业过程,并表示自己在创业时父亲已经退休,并未受到过父亲的任何帮助。

不过,从性格方面来看,任志强却颇有家传之风。他在自传中写道,“说真话是父亲一辈子都坚持的性格,‘文革’时也正因为这种说真话的性格而得罪了造反派和某些当权者,并因此被罢了官,进了干校。同样也因为说真话而能独当一面、获得信任。”

对于母亲,任志强更多表现的是孝顺。任志强曾说,自己讨厌国企作风,但仍然在华远干到退休,除了对公司的感情因素外,还有一个原因在于孝道,“有时候人既得尽忠也得尽孝,我在国有企业干得好,我妈高兴得够呛。”

这种革命家庭的背景,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任志强的价值观。就像任志强之所以从事公益事业,是“出自自觉和信仰”,他觉得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人们需要你”,“人们需要你的时候,你是个人;当人们不需要你了,你连狗都不是。”

有人说,这种淳朴而直白的价值观念,使他区别于后来的职业经理人,并成为那个时代企业家身上特有的标签。

任志强性格中的另一部分,来自于部队生活。从1969年参军到1980年复员,在11年的军旅生涯中,任志强先后任排长、参谋等职,荣立一次二等功,6次三等功。同时,他也曾屡屡突破常规,从而显得“不服管教”。他在工作中表现出的强悍作风和充沛精力,都被认为与军旅生涯颇有关系。

然而,种种迹象表明,一生要强的任志强正在与岁月妥协。他脊背渐弯,白发增多,喜欢回忆往事。出于身体健康考虑,任志强已戒了大半年的烟,虽然“没戒干净”,但已经很少再抽。

任志强玩不转智能手机、ipad等电子产品,也不会去尝试爬山、滑雪、跑步等“下一代”企业家们所热衷的运动。尽管对自己的经历颇为自豪,但他也看好未来的年轻人,觉得年轻人一定比老年人有冲劲。因此,退休后,任志强不想当“太上皇”,插手华远的经营。

似乎只有一件事情,让任志强感到遗憾。

任志强与现任妻子结婚时已是二婚,这使得他们在生育时年龄偏大,未能再度添丁。以至于他退休了,自己唯一的女儿还未大学毕业。至少在最近几年,他还不能像其他老人一样,过上含饴弄孙的退休生活。

“遗憾就是没多生几个娃娃吧,当时要是有好几个娃娃的话,等你回去有一大堆娃娃,心里会很轻松,但是如果没有的话你现在就麻烦。”任志强说,“我尤其比较嫉妒我们公司的年轻人,好几个都生了俩孩儿。刚下通知说可以再生的时候,他们就生,我看着心里真嫉妒。”

说这些时,他的眼中闪过一丝落寞。

富力城繁华里

怡海星城装修设计

济南最新室内装修

简约三居室装修

相关阅读